政坛微博平台 注册
政坛网首页

本页位置:政坛网>> 人物>> 时代先锋>>正文

“裸捐”助学为治愚 严格家规励后人

日期:2016年07月25日 来源:南方日报
●南方日报记者崔财鑫
 
“裸捐家资助学子,宁愿清贫住田寮。现金献完卖楼房,身后不留一分文”。这是雷州当地群众中传唱最多的歌谣,歌谣中说的正是“保伯”陈光保。
 
陈光保退休后辛苦经营农场,却将工资和农场盈余的大多数拿来做善事;他致力于奖教助学,10多年来累计捐款逾千万元,惠及6000多名学生;他宣布捐出全部家产助学,死后不留一分财产给子女……
 
陈光保,一个双腿瘫痪、今年85岁高龄的共产党员,他经年累月的善举在离休多年后,仍被人们广为传颂。
 
助学掷千金治穷先治愚,兴学育人才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而陈光保这一坚持就是十几年。
 
在华南师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读研二的黄仁龙,老家在雷州市附城镇麻演村,他是陈光保“裸捐”助学的受益者之一。2010年,黄仁龙三兄弟同时考上大学,因为家里穷,砸锅卖铁也只供得起一个大学生,哭得双眼红肿的父亲决定三兄弟“抓阄”上大学。就在绝望之时,“保伯”送来了希望:不仅资助1万元现金,而且发动社会募捐,圆了他们三兄弟的大学梦。2014年,黄仁龙还考上了研究生。
 
黄仁龙只是雷州无数受惠于“保伯”的学子中的一个。
 
事实上,从2000年开始,陈光保就致力于奖教助学:对优秀学子给予奖励,对贫困学生解囊相助。即使自己的农场面临亏损,他依然坚持把自己的工资以及农场盈余的大多数都用来奖教助学。
 
2009年,陈光保得知雷州市高考上一本线的考生有305人,决定为这些学生捐款100万元。他把农场全部盈余加上离休费、女儿给他治病用的4万元都算上,也才筹集了70多万元。为了凑足金额,陈光保执意将自己在湛江市区唯一一套住房作价26万元卖掉。
 
2010年,陈光保将农场改名为“保伯重教助学基金会农场”,为了凑齐105万元奖学金,他向小女儿陈席借款20万元。捐完款后,发现农场连买化肥的钱都没有了,他却笑呵呵地说:“不怕,可以跟银行贷款,等香蕉卖了就有钱还贷款了。”
 
2011年,陈光保捐款130万元。2012年和2013年,农场收成好,陈光保分别捐款180万元和200万元。
 
2014年,台风“威马逊”使得陈光保的农场受到较大损失,但他硬是挤出122.2万元,给雷州市考上一本院校学生“发红包”。
 
去年的台风“彩虹”让陈光保的农场损失惨重,实在是拿不出资金助学,陈光保为这事一直很愧疚。他说,今年农场的经营形势不错,到时一定要好好奖励考得好的学生。
 
陈光保为何如此重视教育?这源于他年少时刻骨铭心的记忆。少时家贫,陈光保特别羡慕家境好的孩子有书读。他经常挎着粪筐在书塾窗外偷听。后来,得好心老师主动免他学费,才完成小学教育。
 
陈光保“裸捐”助学也和他的一个理念一脉相承。早在1982年,陈光保任职海康县(后改名雷州市)时,全县大学本科人员仅46人。这在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地区显得极为“尴尬”。痛感人才奇缺的陈光保提出“治穷先治愚,兴学育人才”。次年,他力排众议施行了一个举措:当地财政用3年时间拿出500万元,委托华南师范大学等高校培养800多人。选荐对象为青年教师、干部和应届高考差几分上线的学生。之后又通过发动机关、企业、学校支持,又培养了2300多名大学生。如今,这些当年的代培生,大多已成为当地各条战线的骨干。
 
作为当地主官的陈光保经常强调,“经济要发展,教育须先行。只抓经济不抓教育,是政治上的近视眼”。在他任职期间,海康成为广东省教育“一无两有”的特级县。
 
从2000年开始,10多年来,陈光保捐款1162万元用于奖教助学,捐款253万元用于建设道路,资助老人、残疾人、贫困户等,累计捐款达1415万元。陈光保关心教育、情系学子的善举在当地产生了示范效应,带动了一批企业家捐助大学生,雷州大地掀起重教助学的热潮。
 
大爱不容私
 
立下家规不给子女留财产
 
陈光保捐资助学一掷万金,分外慷慨,对家人却分外“吝啬”。
 
“大爱”之下不容私,陈光保立下严格家规。
 
任海康县县长的时候,陈光保在家里宣布三条家规:“不准收礼,不准走后门,不准搞‘夫(父)荣妻(子)贵’”。他每年春节都要在自家门口贴上一副对联:“送礼可耻受礼有罪”,横批:“端正党风”,让来送礼的人望而却步。
 
1980年,组织上给陈光保安排了一套新房,他却把房子让给刚从部队转业的同志,全家三代九口人挤在一套8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从1980年至1983年,陈光保先后3次把组织安排的新房让给其他同志。
 
弟弟陈平曾经央求陈光保在城里给他找份工作,却遭到拒绝。陈平当时觉得哥哥有些“不近人情”,跑到湛江找一位“老上级”。“老上级”出于同情,把他介绍到县里一个偏僻道班当临时工。陈光保知道后,责成县公路局把陈平辞退了。后来经人介绍,陈平从农村转入农场,陈光保仍觉不妥,又动员他回到农村。最后一次,农垦系统领导知道陈平家庭生活困难,便把他安排到调丰糖厂当长期临时工,陈光保却再次劝说弟弟回家务农。
 
三进三出,陈平现在依然是农民。
 
陈光保公私分明,从不利用手中权力为亲人谋私利,更不允许子女在“大树”下乘凉。1974年,大女儿陈忠于“上山下乡”到了龙门林场。1979年,同批下乡的14个知青只有她一人还未回城。陈忠于也很想回城,趁回家探亲时请求父亲帮忙,被陈光保一口拒绝。在女儿归队时,他却悄悄地在她挎包里塞上粮票和10多元零用钱,还有几本用于复习的中学课本,内夹一段赠言:“孩子,路在你的脚下。”后来,陈忠于发奋苦读,考上大学,才离开了林场。
 
陈光保从政40多年,官至正厅,仍常常告诫自己的家属子女:拿了别人的针,就会拿别人的金。全家一直遵守“三不”家规。他教导子女,想发财靠自己,别指望父亲铺路。陈光保5个子女上大学、找工作全凭自身本事,除老大在雷州工作,其他子女全在外地发展,事业有成。陈光保常对子女说,“你们对我最大的孝顺就是不贪不占”,并将“不贪不占”列为新家规。
 
2007年4月,陈光保妻子去世。一些亲朋好友建议将其骨灰安葬,入土为安。但陈光保不同意,他说,倘若人死了都占地建墓,那么今后子孙就无地可耕。陈光保郑重地嘱咐子女,死后不要土葬,一定要火化,要把他们夫妇俩的骨灰一起洒进南渡河,流到大海去,不占国家一寸土地。征得子女同意,他已将“不占国家一寸土地”写入家规的本子。
 
受陈光保的影响,其子女也积极参与奖教助学。陈席还充当起“救火队长”,但凡陈光保资金紧张的时候,她都倾力支持。其孙陈迪说,爷爷离休前最重视教育和农业,现在做的也是在延续他的事业。
 
2010年,陈光保正式向子女宣布了一条新家规:把全部财产捐出去,不给子女留一分钱!有人说他傻,但陈光保一笑置之,他说祖父和父亲都没有留下财产,他也没有必要留。他还举例说,海康历史上自唐至清出了6位清官,这6人死后都没有留下财产。“我是堂堂共产党员,为什么要给子女留财产?”
[责任编辑:夏梦]
请选择您看此新闻的心情(0人参与):[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