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徐特立:跨越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日期:2019-09-10 16:46  分享到:
来源 : 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1937年1月30日,延安各界紧锣密鼓地为徐特立60大寿庆祝大会做准备。当时,正在商量抗日救国大计的毛泽东,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老师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祝寿信,并当晚派人送到了时在保安主持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教育部工作的徐特立。信中说:“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你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

祝寿信充分表达了学生对老师的崇敬之情,更表达了中国共产党领袖对这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的最高褒奖。

徐特立故居

1913年春,毛泽东考入五年制的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翌年,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合并于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毛泽东被编入本科第8班。

20世纪初的中国正处于令人难熬和困惑的沉闷岁月,辛亥革命的枪声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现状,相反,日本强迫中国接受“二十一条”,袁世凯恢复帝制,张勋又演出复辟闹剧,各路军阀的割据愈演愈烈。严峻的现实替代了民主共和的希望,沉浸在迷惘中的新一代探索着新的出路。

在这里,毛泽东开始了与徐特立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他们为中国的前途殚精竭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苦苦求索,这对师生互为导师、相互影响,共同谱写了中国教育史上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1937年夏,徐特立在延安。(新华图片)

“用教育来改革人心”

1913年,36岁的徐特立已是享誉湖南教育界的“长沙王”,而此时20岁的毛泽东正在寻求真理和志向。若“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他对这位断指血书“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老师早有耳闻。这一年,徐特立被聘请为学校教员,教授教育学、各科教授法和修身等课程。

从1913年到1919年,徐特立在湖南一师任教6年。而毛泽东从1913年到1918年暑期毕业,前后共做了5年半的师范生。其间,徐特立渊博的知识、进步的思想、高尚的品德,对毛泽东的学业和思想有相当的帮助和影响。毛泽东曾说:“我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最敬佩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杨怀中先生,一位是徐老。”

徐特立教育学生,非常注重言教与身教相一致。早在1911年,徐特立任善化第一高小校长时,决意“用教育来改革人心”。1912年他曾与姜济寰(时任长沙县知事)相商,拟在全县办一千所国民小学,为此他创办长沙师范,任首届校长。在湖南一师兼课期间,徐特立总是步行往返长沙师范学校,路程十余里,无论刮风下雨,他总是坚持步行。徐特立担任校长,一个月拿20元工资,他把所得工资用来投资教育,几年下来欠债六七百元,人们说他“傻”,给他取了一个诨名“徐二镥锅”,对此,毛泽东曾有精辟的见解:

徐先生办长师,不顾利害,不怕牺牲,牺牲自己的一切,干别人不敢干的事情。这是那些自命聪明,善于计算的人所不肯做的,所以笑他傻。徐先生常常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担在自己肩上,惯于摆烂摊子,顶烂斗笠;在没有一间房子、没有一个钱的情况下,居然创办一所规模不小的师范学校,这真是镥锅精神。这种对他的讥笑,实际上是对他的赞扬。

毛泽东十分推崇徐特立老师“不动笔墨不读书”的学习方法。徐特立认为:“读书要守一个‘少’字诀,不怕书看得少,但必须看懂看透。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估量书籍的价值,要用笔标记书中的要点,要在书眉上写出自己的意见和感想,要用一个本子摘抄书中精彩的地方。”毛泽东勤于做笔记,当时有许多种笔记本,包括听课的,自学的,摘抄的,随感的和日记等,积了好几网篮。

周世钊在《我们的师表》中回忆说:“(毛泽东)在一本不很厚的《伦理学原理》,写了一万三千多字的评语。在他经常阅读的《韩昌黎全集》中,圈点、涂抹、考订、批评,朱墨纷陈,琳琅满目。他的以批判态度接受知识遗产的主张,更发扬了徐老的说法,收到了很大的效果。”1929年国民党军阀何键派人到韶山抄家,族人听到风声,就把它们连同毛泽东存放的书籍报刊一起烧掉了。一位塾师先生从火堆里抢出两册教科书和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是毛泽东1913年10月至12月的听课笔记,也有读书札记,主要是修身和国文两门课的内容。

1915年9月,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为笔名写了一封《征友启事》。其后,聚集了一批追求进步、志同道合的朋友。从1916年开始,这批青年学子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使个人及人类的生活向上”。翌年冬,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开始商量组建一个团体。

1918年4月14日,新民学会在岳麓山脚下的刘家台子蔡和森家里正式成立。新民学会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成立会上选举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干事。不久,萧子升去法国,会务便有毛泽东主持。徐特立大力支持新学生的正义行动。在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李维汉等新民学会会员帮助下,徐特立组织了一个以宣传新思潮为宗旨的健学会团体。他经常以“科学之不明,我们要学习科学;工农之不振,我们要施以教育;应当大众奋发,以血肉之躯,去护卫疆土,振兴国家”的思想去激励有志于匡时救国的青年。

1919年,时年43岁的徐特立与青年学生一起赴法勤工俭学。徐特立(前排右四)与湘籍勤工俭学学生在法国里昂的合影。(资料图)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对于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徐特立感到“国家有前途、有办法,自己也觉得年轻了”。28日,省学联成立后,徐特立组织省会各校教职员,成立演讲联合会,组成50多个讲演团,开展抵制日货的惩罚奸商等反帝爱国宣传,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在毛泽东领导的“驱张运动”中,徐特立通过健学会带领教师向张敬尧索薪,并在城乡揭露张氏兄弟的罪恶,其后张敬尧以“通匪”罪通缉徐特立。是年9月28日,徐特立乘法国“波多斯”号货轮赴法勤工俭学。师生一别就是多年,再见面时,国内的革命形势又是另一番景象。

1924年至1927年,徐特立任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使该校颇具盛名。(资料图)

1926年12月中旬,徐特立在长沙望麓园与回湖南考察农民运动的毛泽东会面,师生促膝长谈,探讨国家的命运走向。徐特立向学生介绍了法国、比利时、德国的教育相关情况。毛泽东向老师介绍了大革命的性质、宗旨、目的、目标和他对革命方法、手段、道路的探索性意见,并向老师建议“走出书斋,到工人中去”,“到农民中去考察一下,体验一下”,看一看农村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1927年春,徐特立到长沙县五美乡进行了一周的调查,他发现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在农民协会的作用下,农村的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久,徐特立放弃了他奉行多年的“教育救国论”,投身到大革命的洪流之中。

“坚强的老战士”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逮捕和屠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5月,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局下,50岁的徐特立由李维汉介绍,经省委负责人彭公达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徐特立在党组织里“真正获得了新生”。徐特立在《我和党有历史上不可分离的关系》中说:当时由于斗争残酷,革命队伍已引起了分化,开始了反革命的疯狂进攻和革命力量的坚决反攻的武装冲突时期,使党的一切经常生活也转变到空前的紧张,竟至使我入党没有举行入党仪式,且没有填过入党表,也没有候补期,入党即在党工作。

同年7月,徐特立同老友朱剑凡来到武汉,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见到了他的学生毛泽东。徐特立听从了学生的意见,动身前往湖南,以团结更多的进步人士跟共产党走。7月15日,汪精卫控制下的武汉国民政府公开宣布“分共”,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彻底失败。之后,徐特立参加八一南昌起义,他被选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兼任党务整顿委员会委员。起义部队遇到重大挫折后,队伍南下,他任第20军第3师政治部主任。1928年5月,徐特立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1930年12月30日,53岁的徐特立风尘仆仆、昼伏夜行,终于来到中央苏区宁都小布,指挥第一次反“围剿”的毛泽东、朱德热情地迎接了徐特立。师生久别重逢,倍感亲切,一见面,毛泽东就用亲切的乡音爽朗地说:“徐老呀,我们又碰到一起来了!”朱德风趣地对徐特立说:“要说你老,你也是个老怪物,你背叛了封建社会,又看穿了资本主义的西洋镜,终于一直跑到共产主义的营垒来了!”

其后,徐特立以忘我的精神投入到苏区教育工作,提出“老公教老婆,儿子教父亲,秘书教主席,马夫教马夫,伙夫教伙夫,识字的教不识字的”扫盲方法。徐特立回忆说,毛泽东很关心当时的识字运动,为着“怎样教文盲写字,模范字怎样写法”,就曾跟他讨论两次,直到彻底得到解决才结束讨论。

在中央苏区,毛泽东与徐特立经常探讨问题、相互请教。在毛泽东遭受排挤,反“围剿”接连失利的情况下,徐特立心急如焚;当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时,徐特立禁不住欢呼起来。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长征。57岁的徐特立与董必武、林伯渠、谢觉哉等编入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从瑞金出发长征。

在长征中,徐特立将马让给伤病员,忍着饥饿带头挖野菜,教授战士识字,亲自下河探路,鼓励战士们要克服困难、勇往直前。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对革命的乐观精神,徐特立为广大红军指战员树立了榜样,成为红军队伍中无形的精神力量。徐特立说:长征路上“我的愉快精神如故”,“其总的原因,就在于只要党存在,红军存在,我们在政治上是有出路的。我们党的自信心,群众的自信心,结合成为战胜帝国主义的民族自信心,因此就战胜了一切肉体上的困难”。

1937年1月31日(农历12月19日)是徐特立60大寿。毛泽东早在1月30日就为老师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祝贺信。信中说:“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贺信称赞徐特立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也不躲避责任;祝愿他健康长寿,“成为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楷模”。毛泽东的这封贺信高度评价了徐特立坚定不移、老当益壮的革命精神。

在延安各界为徐特立举行的祝寿大会上,徐特立说:“我一生过着极不平常的生活,把这一老古董推到革命最先锋的队伍中,将来革命上上占着光荣的一页,与中国民族解放的光荣并存,我值得高兴,我愿意继续站在战争的最前线,为民族为世界和平而斗争。”

抗战胜利后,随着蒋介石“假和平,真独裁”面目的揭露,解放战争随之爆发。正值蒋介石调集大军进攻延安之际,中央决定隆重举行徐特立70大寿庆典,以显示边区军民从容不迫、临危不惧的气度,与国民党反动派血战到底的信心。

1947年1月10日,延安各界人士冒着严寒,来到中央大礼堂,参加徐特立的祝寿大会。大会由朱德主持,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到会祝贺。会上宣读了党中央的贺信。贺信称徐特立“代表了中国革命知识分子的最优秀传统”,“对于民族和人民的事业抱有无限忠诚”,把徐特立的“一切优秀品质发扬光大是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的革命任务”。毛泽东为徐特立70大寿题词:“坚强的老战士”。

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党中央主动撤离延安。徐特立根据工作安排,到华北解放区工作。

“毛主席是我的老师”

在撤离延安前几天,毛泽东来到杨家岭徐特立的住处,询问老师需要什么。徐特立的干女儿徐乾知道毛泽东有两个热水壶,考虑到徐老年事已高,一路需要喝些热水,便脱口而出说需要一个热水瓶。毛泽东笑着点点头,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毛泽东走后,徐特立严厉批评徐乾不该向主席要热水瓶,说:“毛主席很辛苦,又在斗争最前线,更加需要,我要什么热水瓶呢?”不一会儿,毛泽东捧着热水瓶来了。当得知徐乾受到批评后,毛泽东对老师说:“徐乾做得对,不应该批评,我还要表扬她呢!”同时,毛泽东再三叮嘱老师:“年纪大了,沿途要骑牲口,少走点路。”因为长征中,徐特立“骑马时间至多不过二三千里”。毛泽东对老师的爱护之心可见一斑。

徐特立非常敬佩他的这位有着救国救民理想的学生。一次,徐特立听见有人对他孙女说:“你爷爷是毛主席的老师。”他连忙摆手说:“快莫这么说,快莫这么说,毛主席是我的老师。毛主席年轻的时候,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听过我的课,我只是他的一日之师,而毛主席则是我的终身之师。在旧社会,我想对人民贡献一点力量,但摸索了几十年,找不到出路。1927年我读了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得到启发,看出了中国革命的前途,就在这个时候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懂得了革命,从此以后,我总是向毛主席学习。”徐特立不居功,不扬己,不以主席的老师自居,而是处处以身作则,教育身边的人。

晚年徐特立。(新华图片)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应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周世钊之请,为第一师范题了“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学生”的题词。之后,毛泽东曾对徐特立说:“徐老,你是第一师范的老师,也为第一师范写几句话吧!”其后,徐特立给湖南一师写了一封信,提出“‘实事求是’、‘不自以为是’,是我们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作风……希望第一师范以毛主席的作风——实事求是不自以为是——作为校风”。

毛泽东尊师敬贤,对老师关心、爱戴,永做学生的谦虚态度始终如一。徐特立博学多闻、谦虚好学,在毛泽东的影响下,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成长为“坚强的老战士”。1968年11月28日,徐特立逝世后,中共中央的悼词上评价他是“光荣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伟大的一生”。

毛泽东的尊师情怀

毛泽东和老师毛宇居。

1

两次为徐特立老师祝寿

徐特立是毛泽东就读师范时期任课时间最长的教师之一。自1913年相识,毛泽东与徐特立浓浓的师生情、同志情、战友情,绵延赓续半个多世纪,长期传为佳话。

毛泽东曾在延安为徐特立两次祝寿。1937年2月1日,徐特立60岁生日这一天,正忙于制定抗日救国大计的毛泽东,怀着对老师的尊重、敬仰和感激之情,写了一封情深意浓的长信,其中几句早已脍炙人口:“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字里行间,充盈着一位学生对老师的敬重之情和挚爱之意。当晚,毛泽东就派人骑马涉过延河,将此信专程送到在保安的徐特立老师手中。

时隔10年后的1947年2月,毛泽东又在延安为徐特立老师举办了一次非同寻常的70岁生日贺寿活动。寿诞的头天晚上,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亲自到杨家岭徐老居住的窑洞去“暖寿”、吃“长寿面”。毛泽东特意做了一个寿糕,并在寿糕盒子上亲笔题写了“坚强的老战士”六个字。他躬身把寿糕送到徐老手中。徐老激动地马上切开寿糕,与大家分享。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1950年春,中共中央在香山召开中央供给部干部会议,毛泽东小心地搀扶着徐特立上主席台,并亲自为他泡茶、倒水。当徐老作完报告、全体人员起立退场时,他又端起徐老的杯子,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亲密无间的师生情谊,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毛泽东曾对周谷城赞扬徐老:“他是我上第一师范时的先生,他还是我革命的老师哩。”

2

韶山冲与中南海的师生佳话

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韶山,“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感慨万端!6月26日晚上,毛泽东专门宴请当年的塾师、老党员、赤卫队员、军烈属等,并合影留念。他将自己少年时代的私塾老师毛宇居安排在上座后,起身第一个举杯向老师敬酒。老人激动地连忙起身说:“主席敬酒,岂敢岂敢!”毛泽东边扶老师坐下边笑容满面地说:“敬老尊贤,应该应该!”师生对答,传为佳话。

宴会结束后,毛泽东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自己的老师慢慢行走。他生怕老师摔倒,便让老师走小路中间,自己则走长满杂草的路边,边走边谈。当时随行摄影师侯波及时抓拍下的这一珍贵照片,毛泽东的右手牵着时年78岁的毛老师的左手,走在小路边上,心之虔诚,令人动容。

毛泽东还时常邀请自己青少年时代的老师到北京中南海家中做客。1950年9月21日,王季范应毛泽东之邀来到北京。王季范既是毛泽东的堂兄(九哥),也是他的学前老师、中学老师和“一师”老师,感情极为深厚。10月27日上午,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设家宴招待王季范。据毛泽东的女儿李讷回忆,毛泽东握着王季范的手,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九哥,在我青少年时期,给我好多帮助。没有他,就没有我毛泽东。”

3

以德报怨敬张干

毛泽东不仅对当年教育、指导、呵护过自己的老师敬爱有加、关怀备至,就是对当年没有善待自己甚至处分过自己的张干老师,也同样予以尊重和帮助。

据载,毛泽东就读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时,张干担任该校校长兼数学老师。1915年6月,学校颁布了一项新规定:“从下学期开始,学生每人每月须交纳10元学杂费。”这引起了全校学生的强烈不满。毛泽东愤慨地写了一份言辞犀利、切中校弊的《驱张宣言》,组织同学连夜油印了千余份在校内张贴、散发,很快惊动了省府要员,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当张干得知起草宣言、带头“闹事”的人是毛泽东时,恼羞成怒,决定立即挂牌开除以毛泽东为首的17名“闹事”学生。后因杨昌济、徐特立、方维夏、袁吉六、王季范等教师仗义执言、据理力争,张干才收回成命,但仍然给了毛泽东“记大过处分”。

新中国成立后,张干一直惴惴不安、惶恐不已,特别担心已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会报复于他。但实际上,毛泽东豁达大度,不仅不计前嫌,而且对他这位母校老师关怀备至。

1952年9月26日上午,毛泽东在丰泽园家中宴请应邀来京的张干、罗元鲲、李漱清、邹普勋4位师友。毛泽东躬请张干老师坐上方,自己则坐下方。席间,毛泽东亲自为4位师友夹菜,又一个一个地敬酒。饭后,毛泽东陪同4位师友参观中南海、看电影。

11月12日,张干行将启程南归时,毛泽东又派人给他送来零用钱100万元(旧币)、一套衣服和一件呢大衣,并特地给他捎来鹿茸精1瓶,嘱咐每日服2次,每次于饭前20分钟服20滴。作为开国领袖,毛泽东对老师如此耐心细致、体贴入微,实在令人感动。对于毛泽东以德报怨的博大胸怀和高尚情操,张干感激涕零,逢人便说,毛泽东真是“天高地厚”“胞与为怀”,“此生此世,不知如何报答!”

统筹丨林若川

编辑丨李卓华 林琳

制图丨陈春霖

校对丨华成民

实习生丨张雨

 

分享到 :  sina QQ空间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无关) 网友评论共 0 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