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说案丨“最短命”的监委主任

日期:2019-08-09 17:09  分享到:
来源 : 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党的十九大以来

我国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老虎”露头就要打

“苍蝇”乱飞也要拍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

既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

南方杂志社小南说案工作室

打造全新音频栏目【小南说案】

评旧案,观新篇,常怀敬畏,以案为鉴

一期一个精彩案例

一说一席肺腑之言

新一期【小南说案】

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监委主任是怎么落马的

在古代,人们多用碗、碟等器皿作为灯具,注入油脂,点燃灯芯,用于照明。这样一来,灯下离光源最近的区域,就会产生阴影,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现在,“灯下黑”这三个字,经常被人们用来形容反腐败机构内部存在的腐败行为。

监督机关,由谁来监督?

这是一个世界难题。

【案情回放】

2018年3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正式挂牌成立,党和国家反腐败工作新的一页就此开启。

一个多月后,梅州市纪委监委发布了一则通报:蕉岭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温健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短短42个字,却一石激起千层浪。

温健忠是广东省第一个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监委主任,更是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全部完成组建后,全国第一个被查处的监委主任。

温健忠1996年进入梅州市公安局工作,在梅州市公安系统工作将近30年。2016年6月,他从蕉岭县公安局长转任到蕉岭县纪委书记。

本应是一个忠诚为民的警察、一个惩恶扬善的纪检监察干部,怎么会反被腐蚀?

温健忠的崛起与落幕,都与一个人有重要关系——黄伟闻。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黄伟闻担任着梅州市公安局局长、梅州市政法委书记,是温健忠的顶头上司。

1996年2月,温健忠调入梅州市公安局工作,他的工作能力和态度,被时任市公安局长黄伟闻看到,并把他调到身边,成了黄伟闻的“马前卒”。

在黄伟闻帮助下,温健忠的职务不断晋升,2006年就做到了副处级干部。

黄伟闻的“帮忙”,并不是白给的。2011到2016年间,根据黄伟闻的要求,温健忠利用担任蕉岭县公安局长的职务便利,指使下属虚开发票等,套取了公款80万元,交给黄伟闻使用。

黄伟闻到外地学习挂职期间,温健忠就到当地探望,并送钱给黄伟闻使用。2009年至2016年,温健忠曾分别送给黄伟闻16万元人民币、36万港元、1.5万欧元,还有0.5万美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上司收钱没有顾忌,温健忠也开始大肆敛财。

在温健忠步步升迁的过程中,经常有下属或社会老板等人来送钱表示“意思意思”。

看到这些“小意思”,温健忠却没有感到“不好意思”。

一开始,温健忠半推半就,觉得这是“人之常情”和“工作需要”,有点意思。

有了第一次,温健忠就放开了。第二次、第三次……金额慢慢从几百元、几千元到几十万元,慢慢变成了衡量下属或者老板“够不够意思”的标准了。

据温健忠交代,仅2006至2015年间,其收受下属和有关业务对象所送礼金就达50.9万元。

2016年6月,从蕉岭县公安局长转任到蕉岭县纪委书记后,温健忠一度认为已经“上了岸”,进入了“保险箱”,贪欲进一步膨胀。

同年8月,刚当上县纪委书记不到3个月的温健忠,没有丝毫顾虑地收下了广东某公司的董事长李某君为感谢其关照而送出的20万元。不久后,又欣然笑纳40万元。2018年3月,他再次收下李某君送出的“感谢费”20万元。

随着原“顶头上司”黄伟闻的违纪违法事实被纪检监察部门掌握,温健忠的违纪违法线索也被顺藤摸出。

温健忠很快被留置。刚进留置点时,温健忠显得比较沮丧,顾虑重重,谈及自身存在的问题时,格外戒备小心,对有关证据和事实避重就轻,妄图通过消极对抗,来逃避组织的审查调查。

对梅州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组办案人员来说,他们既惋惜昔日的战友没有坚守初心,也愤慨于温健忠违纪违法玷污了纪检监察干部的形象。

刀刃向内,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调查组调整了办案思路,决定分成两步走,一方面继续深挖证据,使证据链形成闭环,向“零口供”定罪方向努力;另一方面则继续加强思想教育,以感化挽救其本人。

在与温健忠的谈话中,调查组着重打“感情牌”“政策牌”。

除了与温健忠谈家庭,谈从警的经历和纪检监察工作的体会外,还积极帮助他重温党章党纪、学习政策法规,唤醒入党初心,并给他点明坦白交代,争取自首或立功表现的出路。

通过谈话不断深入,和违纪违法证据不断浮出水面,温健忠的心理防线一步步被打开,开始交代违纪违法问题。

最终,温健忠在忏悔书中真情流露:“我深深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远偏离了共产党员的标准,已经蜕变为贪腐分子,对不起党和人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培养我成长的组织,更对不起‘纪检监察干部’这个神圣的称呼。”

小南说案

“己不正,焉能正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谁来监督纪委”、防止“灯下黑”的问题。

纪检监察机关肩负着党和人民重托,必须牢记打铁必须自身硬的政治要求。

谁来监督监委?《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专门列出“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一章,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做出了详细具体的规定。

《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接受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监督,同时也接受民主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以及内部机构监督,同时,监察法也明确了监察机关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部门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机制。

从温健忠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纪检监察机关不是天然的“保险箱”。监察权是把双刃剑,也要关进制度的笼子,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监督,行使权力必须十分谨慎,严格依纪依法。

在众多落马官员的忏悔书中,不难发现这样的表述:“曾经心存侥幸”“受侥幸心理的驱使”“侥幸之心战胜了理智”……可以说,“侥幸”是忏悔书中的高频词。

为什么“侥幸”?

这很大可能跟一些领导干部信奉官场潜规则,把权力当成谋私利的工具,把下属当成任使唤的家奴,形成自认为的“圈子”“山头”有关。

黄伟闻、温健忠就是这样一类人的典型代表,他们没能意识到,干部的成长和职务的晋升,是党和组织的栽培以及自身的努力,并非是某位领导的恩赐。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严肃告诫:“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

靠谁都不如靠人民,人民满意就是最大的政绩。广大党员干部只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才能信仰坚定地与各种错误思潮作斗争,始终做到讲规矩、守纪律,知敬畏、存戒惧。

精彩回顾

小南说案丨村霸的末日

出品:南方杂志社小南说案工作室

统筹:张蓓蕾

策划:张蓓蕾  石静莹 陈健鹏

本期主持:陈健鹏

通讯员:王晓燕

实习生:苏昉

海报设计:曹力思

音频支持:南方法治报新媒体中心

微信统筹丨曹建民

微信编辑丨李卓华 夏梦

校对丨华成民

实习生丨张雨 诸晓敏

来源丨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  sina QQ空间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无关) 网友评论共 0 条

评论已关闭!